当前位置:48087生活霸道女总裁强势宠夫,霸道总裁宠妻无度
霸道女总裁强势宠夫,霸道总裁宠妻无度
2022-09-23

飞机抵达海城,陆西洲今天来这里开会。

下了飞机,男人打开手机,跳出来一条余笙发来的消息。

看到余笙的消息,陆西洲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。

也算是平息了一下昨天她似乎打算帮蒋骁说话的火气。

但是看到短信内容的时候,陆西洲的表情微微怔了一下。

原本男人迈着修长的步子往外面走去的,但是忽然间停了下来。

“陆总,会议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。”周易提醒陆西洲一声。

陆西洲只是收了手机,思索了片刻之后,道:“会议你主持,我回一趟之江。”

一行十人的团队听到陆西洲这话,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

这个谈判他们准备了两个月,成败在此一举。

但是关键时刻,陆西洲说要回之江,而且是在他本人都在海城的情况下。

“陆总,有什么事不能等谈判结束再回去?这个谈判关系到几十个亿。”周易不知道什么事,让陆西洲放下这么重要的事情回之江。

“交给你,我放心。”陆西洲拍了拍周易的肩膀。

然后陆西洲就折返回去,怎么来的,就怎么走了。

周易和整个团队的人都愣在原地。

“陆总这是怎么了?”

“第一次见陆总丢下工作!”

员工讨论着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“大概,陆总恋爱了。”周易想来想去,终于想到一个合适的借口来解释陆西洲现在反常的行为。

原因只有一个,那就是刚刚成为陆太太的余笙。

“陆总恋爱了?哇,那好多少男少女都要失恋了!”众人诧异。

不仅恋爱了,连婚都结了呢!

……

余笙忙了一个早上。

和新加入《四十八小时》的常驻主持人栗子丞以及她的经纪人谈了四五个小时。

因为栗子丞年纪太小,只有十六岁,单纯得不行,有机会参加现在比较火的一档综艺,觉得运气很好。

人很谦虚,很懂礼貌。

就是经纪人比较麻烦些。

结束会议,已经是下午一点。

余笙送走栗子丞和他的经纪人,打算叫个外卖应付一下中饭。

打开手机的时候,余笙瞥见桌面上除了工作上的消息,并无那人的消息。

陆西洲同学到底是因为太忙了,所以根本抽不出时间回复她的消息,还是根本不想回复?

余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意这些东西,所以干脆没看消息,直接点开外卖的APP,点了能最快配送的炒饭。

等外卖的时候,余笙又处理了一些工作。

就像母亲说的那样,女孩子始终要经济独立。

虽然余笙拥有陆西洲所有的卡和密码,但那些都不是她的,余笙还是得工作。

而且,工作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赚钱。

她想通过工作,来实现自己对母亲的承诺。

在余笙改文案的时候,手机响了起来。

余笙以为外卖小哥这么快就来了,也没看手机屏幕,直接点了接听。

“您好,外卖放在前台就好了,我待会儿自己去拿,谢谢。”余笙的心思还在工作上。

但是电话那头并没有立刻回她,而是沉默。

“喂?”余笙问了一声。

“多吃外卖不好,你出来,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
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余笙耳边响起,等她反应过来接电话的人是谁时,心咯噔了一下。

“怎么……怎么是你?”余笙诧异,难道打电话的人不是外卖小哥嘛?

“不然你以为是谁?”

“……”一个早上不回消息,回消息就直接打电话,“我刚才没看来电显示,以为是外卖小哥。”

“都这个点了,还没吃饭?”陆西洲的声音沉了沉,“出来,带你去吃饭。”

“不去了,我刚刚叫了外卖,应该快送过来了。而且我下午还有工作要忙,下次吧。”余笙有些别扭。

“给你两个选择,你出来,或者我进去。”

陆西洲要是进来带她走,恐怕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和陆西洲的关系了!

“我马上出来。”余笙连忙收拾收拾东西,往办公室外面走去。

这个陆西洲,真的说风就是雨。

不解释先前她发消息不回的事情,反而让她出去吃饭。

好吧,吃饭就吃饭吧,只能将下午的工作押后一个小时。

是的,余笙给了自己一个小时和陆西洲吃饭的时间。

她当然不知道陆西洲是去了海城之后看到她的消息又折返回来的。

余笙走得急,和季谨言擦肩的时候都没注意到。

出了公司,余笙就看到陆西洲的车子停在昨天那个位置。

但是现在正是中饭结束回公司上班的时间,如果被看见……

余笙只能低着头快速往陆西洲的车子那边走去,然后拉开车门上车。

“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?”余笙悄悄瞥了眼外面,还好没有认识的人。

确定外面没有认识的人,余笙才将眼神收了回来。

却见陆西洲的表情有些沉冷。

“这么不希望我被看到?”

“啊?不是你说现在不是个宣布我们婚姻的好时机吗?我在配合你呀!”

“……”陆西洲神色一凛,这话好像的确是他说的,所以他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陆西洲只得启动车子,带余笙去吃饭。

余笙系上安全带,扭头看陆西洲的时候,发现他眼底有淡淡的青色。

“你工作很忙的话就不用来接我去吃饭,我吃外卖也一样的。”

“有些事想和你说,电话和微信都不太合适,得当面说。”

听陆西洲这么说,余笙想到早上给陆西洲发的那条消息,所以陆西洲没回消息,是打算当面跟她说?

余笙觉得,陆西洲怕是第一个这么把她的话放在心上的人。

……

彼时,星梦传媒。

季谨言站在办公室窗前,看着那辆开走的黑色奔驰g65。

他记得没错的话,昨天也是这辆车来接的余笙。

他和余笙认识许久,她的朋友他大多都认识,还没见过哪个朋友开过g65。

新认识的?

而且刚才余笙出去的时候,行色匆匆。

这几天的余笙,行踪很诡异。

季谨言拿了手机出来,打了个电话。

“帮我查查余笙最近的行踪。”